您好 ,欢迎来到中国税务出版社网上书店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订单] [帮助中心] [购物车(0)件]
您的位置:文章 > 个人所得税100讲【精彩书摘】
个人所得税100讲【精彩书摘】

我一直专注于个人所得税实务,写书的宗旨也是为了实务。正是基于多年的实务经验,两年前我首次以个人专著的方式出版了《个人所得税70讲》,全面阐述对个人所得税的认识。

考虑到我国税制改革正在推进的大背景,我认为有责任为未来的税制改革贡献些许微薄的力量,和您一起分享我对个人所得税的一些思考,这些思考不是实务却深深地来源于实务,这些思考也是我在写作本书时最希望告诉读者的内容。

 

第1讲 分类税制,还是综合税制?

 

个人所得税的现行税制采用的是分类税制,表现形式就是根据所得来源分为11个税目,以“正列举” 的方式列明,一旦有这11类收入,则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这种税制最大的优点当然是计算相对简单(扣除费用基本上比较明确)、缴纳方便(以支付方扣缴为主),但最为诟病的就是它只考虑收入,不考虑支出,因此导致潜在的不公平,尤其以工资、薪金所得为最。

比如,郭靖、杨过这两个家庭,都是双职工,4个人月工资相同,交的工资薪金所得个人所得税也是一样的。但郭靖家里有两个老人(黄药师和柯镇恶)需要照顾,有三个小孩(郭芙、郭襄、郭破虏) 需要抚养,每月还有3000元的住房贷款;杨过家里没有需要照顾的老人(他和小龙女的长辈都不在了)和需要抚养的小孩,也没有房贷支出。很明显,杨过一家的实际可支配收入比郭靖一家要多很多,但两个家庭缴纳的个人所得税是一样的,这明显不公平,尤其是对于中低收入者,这种不公平显得更为明显。

在多年的工作中,一直都有人问我: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欧美发达国家一样,以家庭为单位计算应税收入,用家庭的所有收入减去必要的开支(如孩子的费用、老人的费用、生活必需品、住房贷款等)后得到的数据来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呢?这样不是一下子就解决掉了税负不公的难题了吗?这种思路,其实大致上就是我们所说的“综合税制”。

对于这个美好的设想,我的回答是很明确的:综合税制肯定很好,但以我国目前的社会现状,实务中几乎很难做到,最终只能是诚实的人吃亏。完全的综合税制设计起来很容易,落地之后会很“奇葩”。

为什么呢?

我们先把话题稍微扯远一点。前几年有个新闻很引人注目:世界上第70亿个人在印度尼西亚诞生!

大家对这个新闻很是新奇了一把。但说实话,我看到这个新闻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理解。我们可以讨论世界上大约有多少人口,一年大约增长了多少,但是当提到“第” 几个的时候那就意味着:有一个全球统一的数据平台,每一刻的出生与死亡都在这个平台中被准确记录并及时反馈!有这样一个平台吗?有这样哪怕一个大概的平台吗?别的国家不说,就说我们国家,连某著名大导演到底生了几个孩子都炒作了几年才大致弄清楚,更何况其他人!如果有这么好的一个平台,那我们还组织几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干什么呢?如果这个所谓“第70亿个人” 计算的误差可能高达几个亿,那么这样的定点统计又有什么意义呢?

税款的计算和数据的统计本质其实是完全一样的,起码在个人所得税领域,我认为所有的数据都应该是确切的,不能有任何“艺术” 的东西,否则就是对社会的不负责。

为什么要扯到这些话题呢?

作为一名个人所得税的实务工作者,当纳税人咨询他的收入应当如何纳税的时候,我的回答绝对不能出现“大概” “或许” “大约” “可能” 这种词语,我必须要准确地回答他应该缴纳多少税。在我的工作经历中,拿着计算器帮人计算税款的场景数不胜数。如果采用“综合税制”,那么先不论这个税制中税率是多少,首先要知道的是如下基本数据:家庭有哪些成员,这些成员有哪些收入,有多少房产,家庭有多少生活必需支出,有哪些突发的必需支出(如医疗、学杂、红白喜事等) ……由于人口流动和异地财产的存在,这些数据还不能基于某市某县,而应该是基于全国范围!而且,基于计算纳税的需要,这些数据都不能是大概数据,而应该是准确真实的,最起码也应该是基本可信的!

以大家对当前我国的信息化程度的了解,我们可以做到吗?

前几年我亲身经历了一件事:因为买房,需要我父母的夫妻关系证明,我拿着他们的结婚证去了公证处。公证处告诉我:因为母亲的姓名有改动,必须由他们当年办证的机构开具一个改动证明,才能证明他们俩是夫妻。然而,三十多年过去了,那个机构和经办人早就不知所踪,找无可找!于是,我就面临一个很滑稽的场景:一对结婚三十多年的老夫老妻,拿着结婚证,领着子女、孙子女,愣是不能证明两人的夫妻关系!而我所处的地区还是中国经济比较发达、信息化程度比较高的地区之一!中西部不发达地区呢?那些漂泊异地的外出打工者呢?

实施综合税制,要面临一系列问题!

能确定每个人只有一个真实的身份证号码吗?能确定每个家庭成员人数和户口簿上是一致的吗?能确定每个家庭有多少房产吗?知道它们坐落在哪里,还知道它们的用途是什么、收益是多少?知道每个家庭成员的社保、医保的真实收入和支出吗?

……

所有的这些,都需要一个基于全国范围、完善的信息平台!

目前,我们还没有,甚至连关键领域的全国平台都不够成熟(如房产业、金融业)!

而没有对应的平台,怎么去计算每个纳税人的应纳税款?怎么保证高收入者不会隐藏收入、低支出者不会虚增支出?而那些拥有多个身份证号、拥有多套房产、可以隐匿收入虚报支出的人,恰恰就是应该交更多的个人所得税的人,也是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中最应该加强管理的对象!如果以上这些都不能保证,那怎么才能维持个人所得税的公平、做到应收尽收?

分析到这里,您应该能理解“综合税制” 目前不可能实行的原因了:这不是一个单纯的税收问题,而是一个社会管理信息化水平的问题。

在我看来,想要施行更为公平合理的“综合税制”,我国起码要先做好以下几件事情:

1.全国统一的身份证件号码系统。很多人会问:我们不是有了全国统一的身份证号了吗?我说的是这个系统不仅包含身份证,还要包含军官证、港澳通行证、台胞证以及护照,这个系统最好是参考身份证的管理模式将其他的证件全部纳入进行统一管理,否则对数据的统一使用会造成巨大的阻碍。

2.容纳全国信息的个人医疗及社保平台。这个可以理解,因为合理的医疗和社保是个人所得税的必扣项目,这个平台的建立应当以统一的身份证件号码系统为基础。

3.容纳全国信息的个人家庭(户口) 信息平台。这是以家庭为计税单位的综合税制能够正常运行的前提条件。

4.个人银行账户信息联网且严格控制大额现金交易。否则,就没有准确的收入及支出信息,也就无法准确计算税款。

5.全国统一的个人房地产信息平台。基于我国的国情,房地产收入及支出(房贷等)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它的重要性尤其体现在将高收入家庭和中低收入家庭区分开,是通过“综合税制” 体现收入分配公平的基础信息之一。

这些看上去都很遥远的事情,却是几乎所有实行“综合税制” 的发达国家已经做到的事情。也就是说,这些是实行“综合税制” 的起码要求。以上的信息平台没有达到基本健康运用的水准,讨论个人所得税的“综合税制”可能沦为理论空想。

在写《个人所得税70讲》之前,我从不考虑或参与讨论如何设计综合税制。前面说过,我认为这不是个税务问题,而是一个社会管理信息化水平的问题。社会管理信息化水平达到了,综合税制水到渠成;社会管理信息化水平没有达到,综合税制无异于空中楼阁,只会给基层实务者和纳税人带来无穷的争议和成本!

近两年来,我也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了一些我国对家庭课税制的讨论和研究,观点稍微有一些改变。毕竟,我国的很多制度都是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先“摸着石头” 往前走一步,才可能前进一点,最终才有“过河”的可能。如果一直等桥造好了再去过河,最后只能是桥也没造、河也没过,能原地踏步就不错了。

在我看来,当前我们可以先讨论把劳动所得的税率降到和非劳动所得同一水平的可行性,结构性地减轻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比如给予那些确定为中低收入、家庭负担大的个人单独的税收减免优惠,以促进整个社会收入分配公平。同时,在现有分类税制上加大对高收入者的征管力度,减少偷税漏税的范围。

或者,从为实行综合税制积累经验的角度出发,对于那些基本家庭收入都来自工资薪金所得、财产信息明确、家庭负担较重的中低收入家庭局部地试行综合税制,一方面为部门之间的信息联动打好基础,另一方面也确确实实解决一部分中低收入家庭税负过重的问题。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综合与分类税制相结合”的初步尝试。

 

?
 退换货服务
投稿:010-83362052         投稿邮箱:ctpzbs@163.com
发行、售后:010-83362086/83    网站使用问询:010-8336206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11层 邮编:100055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24087号 新出网证(京)字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11